头髮乌黑71岁进修博士‧碧澄编字典造福后辈

2020-07-01  阅读 179 次 作者:

头髮乌黑71岁进修博士‧碧澄编字典造福后辈年过55,就一定要退休吗?年纪大了,就对社会没有贡献吗?人老了,记忆力就会减退吗?不不不,这都是不能被接受的说法。有些高龄者越活越年轻,越活越有精力,踏入古稀之年的黎煜才就是最佳的例子。黎煜才是马华作家兼国内屈指可数的词典编者,70岁的他天天坐在书籍堆中办公,编写出一本本的字典、词典和工具用书,他乐此不疲埋首于编写工作中,让智慧与文字燃烧了生命,也点亮了他的黄金岁月。你可能不认识黎煜才,但如果告诉你黎煜才就是碧澄,那你该懂了吧!你肯定在报章上阅读过他的文章,若没有,那也或曾用过他所编写的字典、词典或工具用书。不相信?翻阅你的字典、词典或工具书吧,必定能在书面看到他的名字。碧澄的职业是编写字典,听起来就很厉害,这工作可不是人人担当得起。更让人尖叫不已的事还在后头――天天消耗脑力的他不但头髮浓密,而且还是乌丝一根根,银髮没几条,教人惊叹不己。“我可能是继承了父亲的健康底子,头髮到现在还很黑。父亲到了老年头髮还很健康,教人羡慕。”听见别人称讚他的一头乌髮,自然是高兴,但也不忘将之归功于父亲。感叹后继无人除了乌黑的头髮,更多人更惊讶于70岁的碧澄,还每天早起开车上班,从来不曾停下脚步享受退休的悠闲生活。“我停不下工作,若要我停,可能就是我离世的一天。”碧澄竟发出如此“声明”,真吓人一跳。碧澄55岁之前是人类灵魂工程师,曾经在数所学校执过教鞭,在退休后,次日,也就是26日,马上就到联营出版社报到,担任编辑的工作。可以说,他从来就没有退休过。碧澄主要是编写华巫英字典、词典、成语、谚语及工具用书,迄今所编着及出版过的作品有数十本,单单是个人的成果就有十余本,“我真的记不起到底编写过多少本了……”碧澄看着满架子的字典,摸着后脑说。我笑碧澄虽然编写的是字典,事实上,他本身就是一本活动字典,在我国实在没有多少人拥有这份能耐及能力。他承认自己是大马少数的字典编者,甚至感叹这工作“后继无人”。但转个圈,他却澄清自己虽然是编写字典,但还是有很多字彙必须翻查更具“权威”的字典,以补己之不足。退休好比等死这一份谦卑的心,让我很感动,因为,我也是查阅他所编写的字典长大的“粉丝”,而他,竟然谦虚地表明自己在文字上尚有不足之处,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。有个问题或许是大家很想问也很想知道答案的,就是为何碧澄从不言休?“或许是我的性格使然吧,很多人觉得我很内向,但我自认是无法好好坐下来的那类人。我不能无所事事过一辈子,更不用说是退休的日子了,退休在家,对我而言就好比等死。”年纪虽大,但总要做事。碧澄直言,天天有事做,生命才会一直燃烧,才会一直灿烂下去。碧澄家在雪州甲洞,却每天大老远开车行驶约30公里路到沙登上班,车程来回就耗去3个小时,对70岁的人而言难道不累吗?“从来不觉得,没东西忙,人生没有了意义,这才叫累。”错过硕士毕业礼放眼博士班活到老,学到老,黎煜才的人生字典里,从来没有“停止学习”这几个字。谁说老人家就不能学习?坐在我面前的碧澄,告诉我他才刚修完了马大中文系的硕士课程,现在正计划明年进修博士班。硕士论文写马华辞典历史“我才刚在马大中文系修完了一项硕士课程,写的论文是《马华词典历史的结构与演变》,这个课题从来没有人写过,我可是第一人呢。”当然,记者也认为,在大马编写字典词典的领域里,也只有碧澄拥有这个能耐与资格,并为马华词典的历史作出最详尽的分析与报导。可惜的是,这位硕士毕业生最终无缘出席校方举办的毕业典礼,留下了遗憾。碧澄叹了口气说:“我10月前还打电话询问校方毕业典礼安排在何时,校方说没有这幺快。于是,我就放心地安排到中国旅行,结果回来之后,才获知毕业典礼竟然过去了。”碧澄表示,他计划明年报读博士班,但基于马大的论文要以国文书写,因此,他打算先向拉曼大学中文系了解,若拉曼大学中文系是以中文书写论文,那明年就可以开启他人生另一阶段的学习路程。生活已经被大堆的字典编写及琐碎的工作牵着走,碧澄还有时间报读博士班?“时间是自己安排的,有空就抽时间钻研,绝对不难,只有停下脚步,一切才会变得艰辛。”碧澄希望自己能在中国文学方面有更深一层的研究,让自己在这方面更为精进。可以肯定,博士班研究生并不容易当,所花的时间与精力自然比攻读硕士课程还要多。但所谓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我们深信只要有心,碧澄会在不久的将来,必定会站在博士班毕业典礼上,光荣且骄傲的,把博士证书捧在手心上。当然,大前提是,这一回的博士班毕业典礼,不好再错过了。70年代遇车祸改变生命轨道碧澄之所以一直孜孜不倦认真学习,可要“归功”于1974年的一场车祸。因为不幸碰上车祸,让他觉得人生不应该只满足于现状,反之,外头的世界很大很广阔,不让自己看看世面,对不起自己。回想那一年,碧澄开着车经过白沙罗公路,本来是要拿一份稿件向一位老前辈请教,岂料在抵达某路段时,路面的油渍使车轮一滑,车子翻个四轮朝天,碧澄眼前一黑,以为甚幺都完了。“但很奇怪的,我的身体一点都没有受伤,从车里爬出来后,我只觉生命的珍贵与短暂,心里头萌起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如果我就这样告别人间,那我就甚幺都没有了。”不想待在小学要向外闯于是,一股很大的力量由内心深处涌起,他要精进要充实自己,不要画地为牢一直呆在一个小圈子里,要给自己机会接触外面更大的世界。碧澄当时是在甲洞二校当副校长,如果生命轨道没有转弯,他可以预见未来顶多是当上小学校长,然后循规蹈矩的在55岁时光荣退休。这样的生活令他非常抗拒,他不要自己可以预见的东西。“于是我报读了理大校外系,主修文学。”就因为这幺一个转弯,碧澄的生命轨道驶入了另一条路,窗外的风景也随之不同。化压力为动力工作不能太写意从不向压力低头,压力转个弯,就是推动前进的动力。碧澄在55岁那一天退休之后,次日就加入出版社工作,之后当过独中副校长,但最后,还是投入联营出版社的怀抱。从55岁那一天至到现在70岁,碧澄的脑筋天天都在都为编写出最优越或最适合某一群体的字典、词典或工具书转啊转,这一路走来,碧澄觉得工作不是没有压力,但压力对他而言却不是可怕的障碍,反之,压力是一股力量,把他推得更前更远。生来劳碌命‧不爱轻鬆工作“我曾经有3年时间在另一家出版社上班,那3年是我过得最写意的日子,早上7时许起床走山享用早餐,然后写写文章看看书,下午才到出版社上班……是很舒适的过日子。但多年以后我再往回望,发现这3年过得太容易了,令自己变得懒散了,这些都不是我要的生活。”在那间出版社因为没有工作压力,因而编写出来的都不是碧澄自己想要的,因此现在回顾过去,碧澄直言是有点儿浪费时间。“别人说我生来劳碌命,这我也认了。压力是必要的,当然这里指的不是压到人们发神经的那种压力。当看到别人快时,你还敢慢吗?你会加油吧!”三语词典用心编贴近用家需求人生无太大要求,才能过得幸福自在。碧澄有两个“小小”心愿,其一,就是祈求健康平安,拥有足够的眼力让自己有力气有精神完成使命。其二,就是把这一生所学,毫无保留地留给下一代,“我们来到这世界不过是走一回,把自己所学留给下一代,这才是我目前觉得最重要的。”留下来的东西不是钱,而是生命的智慧与丰富的知识,甚至一些是必须要亲身经历过,才能体会的人生经验。而这,或许也是碧澄一直以来身为人师的博爱情操。他澄清,这不是自正因为这个念头,因此碧澄多年来都一直埋首于编写字典、词典与工具用书中,同时,他也写散文小说或其他文章,期望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东西可与人分享,或作为个人的纪念。盼年轻人才继承编写“我自认编写字典、词典或工具用书这样的工作很适合我,因为曾经当过老师,或多或少知道学生的要求。我在教学时也了解到学生的问题,因此编写时更能贴近他们的需求,也会用上老师的惯用术语。”碧澄觉得自己是一个具有耐心的人,为了找出一个适当的注解,他可以不厌其烦地翻阅数本字典,甚至上网、查百科全书,花数个小时也在所不惜。由于年轻时曾经当过翻译,因此现今编写三语词典更是得心应手,又因为经常写文章,因此举出的例句更加生动、生活化,也更丰富。碧澄觉得自己在编写字典这一条路上,孤军作战的时候很多,他希望年轻一代也有这方面的有志人才,共同为大马字典、词典或工具用书的天空,编写出更多的亮点。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11.11.25

上一篇:
下一篇: